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风暴使者:ANTHONYREYNOLDS与RAYLAH

沃利贝尔小故事:《风暴使者》

风暴使者

创作者:ANTHONY REYNOLDS 与RAYLA HEIDE

“斯提二哈!”

这位巨熊样子的神明在睡觉时抽搐了一下,但眼睛仍然闭紧。

那就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姓名,早已很沒有被别人叫起……有多长时间了?他听见的一定是梦镜,或是漫长的追忆。他传出一声鼻鼾,将头埋进雪里更最深处,再次他此去经年的熟睡。

“斯提二哈,以你的名字.,也有这血水,我召唤你!”

半神的眼睛猛地挣开。

哪个响声有半片农田那麼远,但却十分清晰,好像就在他耳旁。

巨熊低吼一声,翻盘爬了起來。他极大的躯体上山体滑坡山崩,让地面发抖。他颤动皮毛,旋转厚重的头,目光划过黎明时分,鼻腔喷出来热流。

他能够在空气中吃到血水贡物的味儿,一阵发抖遍及全身上下。在某一地区,石头被拼成了代表着他的铭文。一个贡品以他的为名被祭献。他感受到拜祭的能量注浆到他的身体中。

“斯提二哈!大家召唤你的怒气!赏赐大家能量!每一个身亡全是供品!”

想起将会来临的作战、屠戮和钦佩,斯提二哈的心刚开始强烈颤动,漫长农田上的军鼓推动着他的心率。他能够听见声音、武士刀交战声,也有垂危的哭叫。

它在招唤他临世的外表。它在招唤他。

沃利贝尔双足站起,冲着天上传出怒吼。响声萦绕在冰凉的苔原上,震颠着弗雷尔卓德的每一个苍生。

几百里之外,在太阳光从来不冉冉升起的地区,一个兽灵行者狂叫着醒来时,抓破着自身的脸。他的手歪曲形变,变成极大的恐爪。

另一个方位,翻过大面积浮冰,一群霜齿狼仰天长嗥,映衬着半神的呼号。

在另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,某一部落的大家围坐火边,忽然缄默,她们的心刚开始狂跳。

沃利贝尔四足碰地往前猛击。极大的前爪撕掉冻洁的土壤层,盖着风雪的大石头和花草树木被他撞烂。伴随着他持续加快,大风哭号着轻拂他的厚毛。

他停住步伐,捕获味道,他也有几百里的间距。早已靠近了。他的战事狂怒产生飓风黑云,正压力在头上更加黑喑。

“斯提二哈!大家以你的为名杀,以你的为名死!”

伴随着一次石碎地裂的碰撞,熊神来临。

在一座冰凌的小丘上,电闪在他奶白色的皮毛周边弹跳,他的凝望划过竞技场。

两只部队在正下方的平原区上对战,血水浸湿了地面。死伤者七零八落,在其中一方寡不敌众。她们已经开展一场总输的作战。

巨熊吭了一声。很大的那支部队的味道不对。这些人们衣着铁刃盔甲,举着一面鲜红色的旗子。他传出大吼,由于他认出来她们并不是来源于弗雷尔卓德,只是来源于一片不会受到风雪执政的农田。他外露牙,电闪爆发。一声惊雷落在竞技场正中间。对战彼此黑焦的尸体崩向四面八方。

“斯提二哈!斯提二哈!”

沃利贝尔将恼怒的眼光看向哪个喊着他姓名的人。一个人们女士,衣着皮毛,正看见他。她的脸部粘满血污,将一对沾血的烈刃举起到上空献给,脸部是粗暴的微笑。

很多人都终止了搏斗,带著敬畏之心与惊惧看见这名半神,但沃利贝尔的专注力定在这个女性的身上。

便是她的心,招唤了飓风。

“斯提二哈!”她叫喊着,再度将双斧举过上空。“大家用这种生命,向你致祭!”

她最终敬了一次礼,随后带著再次容光焕发的魅力资金投入敌阵。

沃利贝尔的凝望转为这一女性的敌人——那群外来者。对手。他大吼一声,刚开始飞奔。

“Vol kau fera!”他的怒吼让天上也跟随发抖。

他像攻城锤一样撞入敌阵,孱弱的兵士竞相飞到上空。骨筋破裂。肉体溅出。生灵涂炭。

霎时间,作战就结束了。

在熊神来势汹汹的狂怒眼前,对手的斗志崩溃了。第一个人刚开始回身逃走。迅速就变为大败退,随后变成了单方的宰杀。那群弗雷尔卓德人全身注浆了沃利贝尔的粗暴狂怒,像野兽一样扑向逃遁的对手,在雪山上一边追猎一边嗥叫。

沃利贝尔考虑地看见这次屠戮,巨嘴中血肉模糊。

哪个招唤你的女人对他尊重地双膝跪地,俯首崇拜。

“噢,杰出的斯提二哈!”她喊到,“我是染血之手,战母芮萨。感谢你们的干预,大家的村子获救了!”

伴随着沃利贝尔的作战期盼慢慢褪掉,这时候他才见到周边的农家小院和石块房间,他外露冷峻的眼光。他的凝望返回哪个叩首的女性的身上。

他笼罩着在她头上,个子最少是她四倍,并且伴随着怒火的重归仍在越变越大。他雄壮的躯体上交叠重合着旧患与新疤——那全是他引以为傲的殊荣印痕。他极大的前爪上还挂着肉体。拉扯和毁坏的欲望不降丝毫。

他冲着那名战母大声喊叫。“ Vol t’svaag dakk skolj。”

她疑虑地仰望他。显而易见古代语言早已被完全忘却了。

“站立起来,”它用她嘴中那类更年青、更杂乱无章的語言讲到,“战土从来不跪下。”

他的眼光顺着大峡谷望向更远处。他身体更最深处传出风险的低吼,填满暴力行为和怒火。芮萨向后退一步,忽然警惕起來。

“这一。是。哪些?”他大吼道,伴随着怒火猛增,空气中波澜壮阔着电闪。

女性转过头,疑虑躁动不安。

“哪个……堤坝?”她用疑惑做答。

沃利贝尔外露沾血的出牙。它是他的江河,早在人们来临以前就一直随意地奔涌。而散仙却敢阻拦它,拘束它的能量,罪恶滔天。

他踏着厚重的脚步踏过那女人,每一步都积累着怒气。等他来到那座荒缪的人工合成设备周围,他身体的怒气早已变成控制不了的飓风,他周边的气体在强劲的能量中传出电闪火苗。战母芮萨和别人跟在沃利贝尔背后,慎重地维持着间距。

熊神迈入堤坝中下游的海滩。河面凑合遮盖他的脚面,他的怒火增长。这条江河,本应奔鸣如滚雷。

伴随着一声怒吼,他撕掉崖壁,解放了河流。

如今河流奔鸣如滚雷,汹涌澎湃往前急涌。江河的能量压着他的身上。

伴随着河流冲下平原区,他听获得人们的狂叫。熊神如愿以偿地看见弗雷尔卓德人的房子被冲毁,柱梁破裂、钻石坍塌。大家怀着儿童逃散,河流冲毁了这座村庄。

当一切文明行为的印痕都消退之后,沃利贝尔回身朝向那群弗雷尔卓德人。她们吃惊得瞠目结舌。

“今日,大家随意了!”

他能在空气中吃到害怕,但他也感受到来源于这种散仙的敬畏之心和钦佩。

“活!”他指令道。“天生莽荒!捕猎!屠戮!遵循古径……古径便会垂青大家!”

战母芮萨高兴地站着,慢慢点点头。这个人有着真正的战士精神实质。在他不朽的心里,他知道大部分人都将追随着她。

沃利贝尔对他点一下头,随后迈向天上。

也有很多事要进行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完美电竞 » 风暴使者:ANTHONYREYNOLDS与RAYLAH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QQ号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